山河空念

我想象的未来 和永远 是有你一起的

冷cp专用三行情诗3.0

我好累我什么都不想说


1.

当我们在谈论吾王时

我们在谈论

吴王*


吴王:这是吴雪峰和老王的组合


2.

韩黄*

寒风中的微笑

嘻!^ - ^*


韩黄:老韩和少天  多么清奇的组合!


3.

看完了周翔

义无反顾地

入了江翔坑


zhei个就不用说了吧   ?

4.

白庶

小可爱


(白庶  最  可爱) 


关于2里^ - ^的备注

这是寒风里

被吹扁的喻队



说起来

^ - ^*

像不像喻队头上戴了朵花

啊  喻翠花


5.

本来想写白周*

查了下标签


*白周:是白庶和小周,不是李白和周瑜,不是。


6.

刘许*

好吃吗

北极的冰你自己吃看看


刘许:小别和许斌(嘻嘻嘻嘻嘻表情颠风



7.

朋友

你知道邱黄*吗

……不知道


邱黄:小邱非和少天  剑与矛  带感吗  感吗  吗



此诗旨在激发未来的太太们产粮的决心

向着未来努力地!

产粮吧














【许王】守护你(1)




很多很多年以后,王杰希还会回忆起那一日漫天飞舞的星星草里,他温柔的眉眼。




宇宙里有许多的星球。

比如百花星球上就有很多很多的花,但是王杰希觉得星星草最好看;蓝雨星球偶尔有漂浮在空气里的水滴,但她们其实只是一不小心睡着了,所以蓝雨的子民时常要把他们送回家。

但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家乡才是最美的。

微草星球是一颗绿绿的球,有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深深浅浅。到了晚上,隔壁百花星球的星星草就会飘过来,天空也会变得黄澄澄的,照的小草上也有暖暖的光晕啦。

微草的魔术师每天都会骑着灭绝星辰绕着微草在天空里转一个圈,最后从扫把上一跳,在草地上咕噜咕噜地滚几圈。这个时候他就会带着沾着一身毛茸茸的星星草和染得亮晶晶的眼睛回家。

王杰希在微草上住了好久,一个人经常忙不过来,这个时候就没有办法把学飞时啪叽掉到地上的小鸟送回家了。所以他筛选了许多优秀的青年人来帮助他采摘小松鼠的粮食。噢不是的,王杰希先生其实还有别的重要事情让他们做呀。

行动如风的是刘小别,他打印王杰希的文件速度是最快的。但是年轻的刘小别先生最近有点烦恼,因为蓝雨星球的卢瀚文总是打他的星际通话器,星球长途很贵的。因此,王杰希的小花园常常收到刘小别的光临。

王杰希其实有一个接班人的,等他退休去别的星球玩时,小高就可以接替他的工作扶助小动物了。“先生,你看我做的这个人偶像不像你?”高英杰略带羞涩地问他。王杰希和王大眼(当然不是王杰希先生自己想取的,都要怪兴欣星球的叶修)对视了片刻,“嗯,挺像的。”

高英杰开心地走了。

“先生先生,黄瓜味的薯片比较好吃。”袁柏清严肃地说,王杰希面色一冷。

“青柠味的好吃。”

今天的王杰希先生也依旧在和隐形的方士谦先生互怼呢。

王杰希曾经有过两个副手,老的叫方士谦,老实的叫邓复升(方士谦:王杰希你的薯片被我承包了),但他们都早早离开出去逍遥了,导致现在的王杰希忙得连晚上的例行打滚也只好取消,那块地上的星星草还嘤嘤嘤地哭诉说王杰希先生不爱她们了。

但是今天过后,忙得团团转的魔术师大人就会有新的副手啦。

王杰希连脚步都变得轻快了。



“啊,是许斌先生吗?欢迎欢迎!”门口因为等了太久而打瞌睡的大鸟兴高采烈地扑棱起了羽毛,“要吃点微草味的抹茶蛋糕吗?味道很好的。”

“不用啦,谢谢。我来的时候吃过饭了。”许斌摆摆手,有些局促。

“你就是新来的副手吗?”刘小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下了楼梯,“先告诉你,王杰希先生要求很高的,别干了一会就受不住辞职了,到时候松鼠一家会来咬你。”

许斌笑眯眯地回答:“不会的。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会负责把小松鼠送回家。”

刘小别转过头,哼了一声。

“许斌先生你好!“高英杰拎着一把扫把跑过来,还有些喘。

”你好呀。还有,你的星星歪了。”许斌跟他握了握手,顺便摆正了高英杰帽子上的星星。

“谢谢,你人真好。看来先生的眼光总是没有错的。“

“是啊,先生的大小眼可是有魔力的!”袁柏清笑嘻嘻地走过来,手里抱着王杰希三天前查房没收的黄瓜味薯片。

“都在做什么,干活去。”王杰希突然出现,吵吵闹闹的人群一哄而散,只剩下许斌一人。

“小孩子都很有活力呢。“  

“是啊。现在加入微草的你已经是个老年人了。”王杰希摘下帽子,星星就晃了起来,发出丁零当啷的声响。

许斌突然沉默下来,认真地看着王杰希。

  ”怎么了,突然想吃微草味的抹茶蛋糕了吗?”王杰希对他笑笑。

“没有,“许斌摇摇头, “只是突然发现你和别人说的很不一样。”

”哦?那你觉得我是什么样呢?”

“嗯......”他很认真地偏过头思考了一会,突然扑哧笑了出来。

他凝视着王杰希,一字一句敲在他心上。

“是很可爱的一个人啊。”

咳。王杰希转过头,忽略掉有些失常的心跳。



许斌在微草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魔术师的副手可是很忙的。”前任副手方士谦严肃地说,“每天日常就是送小松鼠回家,还有帮蝴蝶姑娘们采金闪闪来酿酒,那味道......啧啧啧。但是王杰希喝个三杯就倒了,你真应该看看上次他醉倒的时候干了什么哈哈哈......”

随后被王杰希一扫把糊了脸。

许斌默默在本子上记下。


“啊?上一任副手吗?”高英杰有些惊讶,“是一个很踏实的人呢,还很稳重......当然不是说许斌先生不稳重!邓复升先生是好人许斌先生也是好人的!”

许斌努力地安抚了急得涨红了脸的高英杰。


“最重要的特质当然是治疗!”袁柏清义正言辞地说,被刘小别敲了一下脑袋。

“别听他乱说。前两任的副手都是很可靠的人,但方士谦先生偶尔不会......”

许斌举起了手。“打断一下,这里的可靠具体是指什么?”

突然陷入了沉默。

推门进来的柳非打破了沉寂:“怎么了?不是在做副手培训吗?”

“是的。”刘小别点点头,皱起了眉,“但是对先生来说,怎么样才算可靠呢?”

柳非想了想,说:“先生总是很可靠,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击倒他......嗯......除了那一次。你们还记得那次微草被入侵的事吗?”刘小别脸色一沉:“当然记得。”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情绪明显低落的袁柏清,“梁方和肖云......都牺牲了。”

“后来李亦辉也走了。”袁柏清慢慢地说。

柳非陷入回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先生脆弱的样子。复升先生离开了,先生一个人对付那么多人很辛苦。有天晚上我刚刚睡醒,”她很贴心地给许斌解释了一下,“是因为战斗太激烈所以昼夜颠倒了。先生坐在草地上,手里捧着一株枯掉的星星草。然后过了很久,我快要撑不住回去睡的时候,先生把头埋进了膝盖里。”

刘小别神色有些复杂,叹了一口气:“先生累了。那个时候没有副手真的很难过。虽然我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一个合格的副手,但是可靠总是对的。”

“师傅以前告诉过我,”袁柏清开口,“他说:‘王杰希就是个死撑着的性子,看起来好像很厉害,什么都没法弄死他,但其实他转过去就哭了。每次我都想骂他,你丫死撑着干嘛!不是有我吗?你后面还有整个微草!’”他笑起来,眼睛亮亮的,“但是后来每一次先生冲上去的时候,师傅总会拼尽全力不让他受伤。他是先生的后背,先生对他总是毫无防备的,全心全意信任的,因为他知道,师傅会......”

“守护他。对吗?”沉默许久的许斌抬起头来,眼里是闪烁的星光。“我会成为那个人的。”

“啊,”袁柏清怔了一下,对上许斌的目光。


“是的。你会。”

握在门把上的手松了松,王杰希在阴影里轻轻地勾起了嘴角。










【邱叶】桃花笑




冬日的校园里飘荡着清朗的少年朝气,邱非坐在教室里,望向窗外。“班长,下节课是叶老师的语文,你背课文了吗?”同桌的女生凑过来问他。

邱非手一颤,笔掉到了地上。他垂下眼睫。

怎么可能不背呢。那可是他的课啊。
“没。”他弯腰捡起笔,翻开了课本。
女孩很奇怪:“班长,你其他科都按时交作业的,怎么就语文从来不交啊?她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个圈儿,“难道……你和叶老师有仇?”邱非没有答话,眼底却绽出了一抹清浅的笑意,微微勾了勾唇角。

他孩子气地想,这可是我喜欢的人。


叶修走进来就被男神光芒闪瞎了眼。
俊朗的少年黑眸中笑意分明,嘴角有个小小的梨涡。阳光暖融融地包住他,连眉梢都像染了流转的波光。
唔,小邱非长大了啊。还会勾引女孩子了。叶修试图忽略那种心脏被击中的感觉,故作淡定地走上讲台并一不小心环顾到一众被邱非男神光芒照到晕厥的红脸女同学,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叶修沉着脸把邱非带进了办公室,关上门。这个时候的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叶修捞过自己的椅子坐下,喝了一口茶,开始审问邱非。

“小邱啊,你怎么又不做作业?”

“忘了。”
“那课文呢?”
“没背。”
“昨天的作业?”
“丢了。”
“你骗鬼啊。”叶修无语地看着面前已经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少年,或者说是已满十八岁不用再受未成年人保护法以及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限制的青年?邱非低垂着长睫听他教导,从叶修这个角度看,只能看见他弯弯的嘴角。“笑笑笑笑笑,勾引女孩子呢。”叶修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邱非愣了一下,抬起头看他。
叶修是担得起男神这个名号的。
白皙的皮肤按玛丽苏小说形容就是“嫩的能掐出牛奶”,就像牛奶放进冰箱变成了奶冻一样。眼尾上翘,平添几分慵懒笑意,似飞舞的桃瓣。一双腿又直又长,不知道缠住他的腰时会怎么样。嘴唇看起来软软的,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邱非忍不住想象了一下他在床上的样子,必然是从骨子里透出的媚意。
办公室暖气真足。邱非热出了汗并停止了胡思乱想。
“想什么呢,现在立刻马上跟我去图书馆补作业。补不完你就等着哭吧!”叶修莫名其妙地瞥了他一眼,晃了晃手。邱非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冲动,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低头亲了一下。“可以抵消了吗?”他抬头,眼神亮如晨星。
叶修整个人刷的一下在脑子里跳起了达拉崩吧并且小火车飞速驶过了站,边跑边喊:“托马斯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然后轰地一声炸成了一朵烟花。

他脑子静了一秒,甚至没有思考邱非为什么这么做。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幸好办公室里没有老师。
叶修淡定地抽出手,温热的气息犹在腕上。“这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你别想了不会抵消的。”他淡定地转过身,迈开腿。

然后就是一个个趔趄。

“噗。”邱非在背后笑出了声。

他想,又怎么样呢。
是自己的老师又怎么样呢。
他的心属于他。

现在,过去,还有将来。



图书馆人不多,整面的阳光从窗外压向地面,白色的窗帘被风吹起。

“你怎么这题也不会……”叶修嘟嚷,“过来看着啊。”

邱非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老师,细碎的光影抛洒在他的睫毛上,染成了金色。一双白皙的手优雅地转着笔,还有他淡色的嘴唇,略带慵懒的尾音……他低笑。

这声音落在叶修耳边就像要炸开一样。两人本就离得极近,邱非呼出的热气都直直地吹进了他的耳朵里,叶修只感觉脑子一麻,红到了耳根。他愤而摔笔,正准备质问罪魁祸首时停住了。

是邱非温柔含笑的眼睛。

那一刹那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咚。

他低下头,平复了一下心情。

邱非是你的学生,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简直……荒唐可笑。

为什么刚才要这么做?无心的吗?叶修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刚才邱非亲吻他手腕的情景,耳朵有些发烫。


“小邱,还多久高考?”邱非还在为更进一步的关系窃喜,没反应过来:“啊?”“问你日子呢。学傻了么。”叶修一点都看不出刚才的失态,漫不经心地问。“哦。”邱非老老实实地回答了:“32天。”

“……要好好考啊。”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起身走了出去。

什么时候喜欢上邱非的?叶修自己也不知道。是他在睡着时给自己披上了外套?是生病时的关心?还是平时温和的絮语抑或是只对自己表露出的孩子心性?

他一点一滴的温柔织成了柔软的茧,将他包裹住。

而仿佛无处可逃。

叶修憎恶那种脱离掌控的无力感,他会逃离,或是破解,但因为是邱非,他心甘情愿堕入他的温柔中。

要不试试看表白什么的?叶修想。

离开的时候夕阳一点一点沉入夜幕,叶修站在窗边,对邱非说:“就剩这些天了,考好了……”他转过身,直视邱非的目光,“我就送你一个礼物。”


等邱非从巨大的喜悦中回过神来,叶修已经走远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毕业了!”

散伙饭吃完的时候每个人基本上都醉的东倒西歪,邱非勉勉强强地撑着身子,摇晃着走出包厢。

“邱非…….”迷糊的女声响起。

“嗯?”邱非脸有些红,眼睛被酒精熏得晶亮。

“老娘告诉你,喜欢就要上!”同桌的女生猛地站起来,晃了两下,“不要怕结果我跟你讲……好歹咱努力过了是不是?”

“……嗯。”邱非沉默了一下,扬起一抹笑容。



“小邱非,毕业快乐。”叶修靠在墙壁上,嘴角的笑止都止不住。

邱非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想起叶修与他少年时的初遇,课上课下的点点滴滴,滋生的爱恋与倾心。

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仗着醉意把叶修压在了墙上。

“老师。”他脸颊发红,狡黠地笑笑,“我毕业了。礼物呢?”

叶修耸了耸肩,脸也有些红。

邱非就一直笑着看他。

叶修一把摁过他的脑袋,吻上了他的唇。

 




总结·十里桃花尽失色

小短篇搞完真的去掉我半条命,憋死了。

恕我直言我真是写得太烂了,好想删掉。

这算是真正意义上第一篇文吧,之前写的估计都不算。(怎么可能呢哈哈哈)


这篇里设定是高三生邱x语文老师叶,我觉得以叶神的放荡不羁,语文老师就挺适合的。小邱非在这里呢是写成了一个只对叶神温柔耍皮的学生,只不写他的作业,非常棒对不对,小孩子不要学。就是在相处中一点点相互喜欢上的故事(好吧我并没有写出来)。可能两个人相处中会有摩擦,毕竟生活那么久,不可能总是小甜饼的对吧。但是叶神和小邱非都是比较成熟的人,所以如果有争吵也会处理好的。但是他们的路还很长很长。

暂时就这些了。

即使前路艰苦,我也愿与你共赴,风雨无阻。

 

 

七十年后,两个耄耋老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并肩凝视缱绻的星云。

“其实,我当年也有一个礼物要送你。”邱·老爷子·非缓缓开口。

“哦?是什么?”叶修睁开眼睛,看向他。

邱非笑了笑,握住他的手。

“他现在坐在你旁边。”

 

                                                                                                                                          

ps:可能多年后看见如此中二的自己我会忍不住删了。